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

致青春

致青春


小孩想趕快長大變成大人;大人卻想退回去變回小孩。青少年是夾在兩者之間的曖昧時期——既是大小孩,也是小大人。或許,是因為曖昧是最美好的時光,很多人緬懷青少年時期。


上年文憑試中文說話卷某一題這樣問:哪一個詞語最適合形容青少年時期?當時這條題引起廣泛討論,因為題目要考生從三個詞語中選擇,而那三個詞語分別是迷惘、反叛和寂寞,都是負面的形容詞。在網上的討論聲中,有不少早已脫離青少年時期的網民,他們說若果要用一個詞語形容青少年時期一定是用青春。

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

我們如此恨DSE

我們如此恨DSE

DSE是年輕人的惡夢。這個不是誇張的比喻,不是戲謔。我們不單單是討厭DSE,說恨或許也不為過。

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一出台,其中一項炒得很熱的是代繳DSE考試費。一開始是全部代繳,有報名考試就代繳。網上衍生一個說法「全民考DSE」。隨即,網上討論區有人發帖討論怎樣進試場「玩嘢」。不知是不是怕了討論區裏的說法真的實行,政府很快就將政策改為只替學校考生代繳考試費。

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

剪髮

剪髮

朋友問我什麼時候剪髮,我說五中月。五月中我藉口忙。到考完試就想說去剪,說明天剪。明日復明日。最後今天(五月三十一日)就脫離明日累。

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

長髮

長髮

現實中認識我朋友會知道我留了好一段時間長髮。對上一次剪頭髮沒記錯是大學二年級的農曆新年半,距今兩年多。

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留長髮。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記得中學的時候已經想留頭髮,想綁辮。為什麼想綁辮就真的不知道了。有人問我是不是想模仿《真。三國無双》裏的趙雲。也有人問我是不是想模仿蘇民峰。

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

飛髮

飛髮

「一陣跟我去飛髮,你而家成個飛仔咁。」爸爸說。

「哦。」我應了一聲。

除了這樣,我還可以怎樣呢?

我堅持了無數次。在餐桌上,爸爸問過無數次「幾時得閒去飛髮」,我亦答過無數次「我想留長髮,綁辮」。他隔幾天又重復問:「幾時得閒去飛髮?」我開始換不同的答法:「近排要趕功課。」「得閒先啦。」

直到今天,「哦」之外,我不知道該怎樣再去回應。

「阿仔話佢想留長啲……」媽媽幫忙說情。

「咁長,邊有得唔剪。」爸爸回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