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

邊爐

邊爐

朋友說想打邊爐,自己整理寫作筆記(?)時又看到裏面有記下這麼一件關於邊爐的事,所以就借這個機會來說一說這件中學時候的一件小事。

我們一群中學的小團體以前很喜歡打邊爐,現在相對的沒吃這麼多,大概是因為年輕的時候是「烚下烚下」。

以前不時就打邊爐,好像吃出個什麼傳統。價格也由什麼九點後特價的稻香邊爐,愈吃愈貴,吃到牛一的九點後特價邊爐。
有時候平日放學玩到了晚餐時候,很多時候都是在我們的「老地方」——某家大快活會順道吃晚餐,繼續打PSP或是玩三國殺。

大型連鎖快餐店總有一段時間有迷你邊爐。或者是延續邊爐的習慣,我們要吃晚飯也會選擇迷你邊爐。

某一天和兩個朋友一如平常的一起吃大快活的迷你邊爐當晚餐。

晚餐時段總是沒什麼穿校服的學生,更遑論圍在快餐店打邊爐的學生。

那一次,朋友出去加水的時候看到不遠有三個(我們男校旁邊女校的)女學生也在吃迷你邊爐。

不同的是她們三個是一人一個托盤,每人面前都有一爐,一邊淥,一邊談天。

我們三個男生不以為然。我們一個爐放在中央,三個人圍着爐。一個迷你爐淥不到多少食物,要分開下食物,或許不怎麼方便。

我們不在意,總是這樣吃迷你邊爐。

我們覺得真是男女大不同。也覺得她們是女生才不懂——

打邊爐當然要在同一個爐吃。

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

特別不好嗎?

特別不好嗎?

這篇我拖很久,一個多月了(其他想寫的拖更久,年中也像這樣棄文也不少,不要再說了)。

話說,在這個「最後的暑假」我跟朋友到台灣旅行、擺同人展。其中一個行程是STEAM E;DEN,蒸氣龐克主題咖啡館。

這篇不是介紹這間咖啡館,只是來說說其中發生的一件事。還是要題外話一下,領我們進咖啡館的執事打開分隔開前台和內部的門前,對我們說「……打開這扇門後,就是蒸氣龐克的世界。(不是真實對白,大概這樣。)」不知道是因為手上店家派發的風鏡,咖啡館內的裝潢,執事的服飾,還是執事的語氣,我被震撼到了。

好,說回正題。

2018年9月16日 星期日

畢業


畢業

轉眼間,就已經畢業了。還要畢業好幾個月了。由戲謔自己「廢青」變成真的廢青——頹廢又一事無成,連工作都沒有。

我個朋友一直都覺得常常「到時先算」的我很神奇,說我好像什麼也不用擔心。是的,到了現在「唔知點算」了,我還是這樣。或者,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不用擔心,而是太多要擔心,根本無從擔心起,所以乾脆算了,不擔心。

那是自作自受吧。看着周圍的熟悉的同齡人,好像個個都知道要做什麼、該做什麼。找到工作的,繼續讀書的都有。說好的迷惘呢。

2018年8月8日 星期三

《仲夏夜之夢 新篇 -夢醒之後-》試閱

《仲夏夜之夢 新篇 -夢醒之後-》
試閱

簡介:你有聽過莎士比亞的《仲夏夜之夢》嗎?沒看過也沒關係。(上維基看簡介湊合着也可以) 一開始四個人,兩男兩女,A喜歡B,C喜歡A,D喜歡C,四人走進森林。經過精靈王的錯誤施法,一輪鬧劇之後,最終因為法術C變成喜歡D,真是一齣很好的喜劇呢。但如果法術失效呢?我這個故事就從這個假設開展。

簡單來說,就是假設原著的結局法術失效伸延下去。


1 我從夢中醒來。 睜開眼睛,看到的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。 整間房間都被窗外透進來的陽光照亮。 一切如常。是眼皮上和腦袋裏有種怪異的不適。 難道是昨晚喝多了? 我用左手撐起自己,在床上坐起來。 右手微微用力按着側額,希望可以驅走腦中的怪異感覺。 剛剛起來的時候,被子有拉扯的感覺。我覺得很奇怪,便往左邊一看—— 看來昨晚我真的喝太多了! 怎麼有個裸女躺在我的床上? 被子因為我之前的牽扯而滑落,側臥的女孩因而展露本來藏在被子下的半條玉臂和鎖骨。 陽光灑落在她白皙、通透的肌膚上,配上她白裏透紅的可愛面容,煞是美麗動人。 嗯嗯,看來我喝多了,還是懂得選嘛。我禁不住點頭。 慢着!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! 現在該怎麼辦?傳了出去,說我亂搞男女關係怎辦? 赫米婭會不會不嫁給我?讓那個拉山德有機可乘?可惡,明明我已經和赫米婭的父親打好關係。這豈不是功虧一簣? 等一下……赫米婭……? 我猛然望向還睡得憩熟的女孩。 不——是海倫娜!是赫米婭的好姊妹。 不過,也難怪她會願意和我……她一直都喜歡我…… 昨晚真的喝太多了。多得連人都認不出。甚至連有喝過都記不起來。 唉——現在該怎麼辦? 此時,旁邊的海倫娜開始有細微動作。 她用手摸索。她觸到我的前臂之後,睜開惺忪的睡眼。 完蛋了—— 「咦,你醒來了?」海倫娜說。 她沒有一絲驚訝和害羞。彷彿和我赤裸在床上,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。 看到她的態度,我暗自納罕。 但見海倫娜如此平常、自然,我也盡力擠起一個自然的笑容,說:「是啊,早安。」 跟自己喜歡的人的好姊妹,一起赤裸地在床上,說早安,絕對搞錯了什麼。 嘛,但也只好這樣。之後的事,見一步,走一步吧。 「早安,老公。我愛你。」海倫娜幸福地笑着說。 我也向她報以一個微笑—— 慢着!老公? 老公! 老公? 大概是見到我的笑容僵住,海倫娜說:「結了婚都一陣子了,還是不習慣我叫你老公嗎,狄米特律斯?」 狄米特律斯。是我的名字沒錯。 但什麼結婚,什麼老公,我完全沒有印象。 望着海倫娜那無邪的笑臉,我想不透。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 腦內的怪異感依然纏着我。

CWT49刊物宣傳

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

我的遺書

我的遺書

前言

放心,我沒事,什麼事都沒發生。

我是看到一個我很喜歡的youtuber Neko的影片,再看了三條我的遺書計劃的影片。我忽然想如果這一刻要寫遺書,要寫什麼。可以說,我只是跟風。


正文